流连世界:动画介绍 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流连物联 购物导航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洱海网 巍山网 大理同城 洱源网 宾川网 下关网 鹤庆网 大理站群 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 - 党史文献 - 中国 往返 往返网 往返中国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
2017-06-04 17:02:41 来源: 作者: 【 】 浏览:4次 评论:0

(一九二二年六月十五日)〔1〕

中国经过了几千年的封建政治,人民生活基础自来都建设在农业经济上面,在这种政治经济之下的人民,自然缺乏政治上的感觉力与组织力。一直到了十九世纪后半期,世界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制度发达到任何国家都变了他们的市场,几千年闭关自大的中国也受了这种势力强迫的侵入。自从这种势力侵入以后,中国曾行过几次旧式的反抗,反抗失败的结果,人民一方面因外来的政治力经济力强迫的痛苦,一方面发见了旧政治的腐败与缺点,渐渐觉悟非改良政治组织不足以抵抗外力,于是戊戌变法运动、君主立宪运动、辛亥革命运动渐次发生,这便是人民对于政治上的感觉力与组织力,渐次发展的明证。

因为人民受了外来的政治力经济力压迫的缘故,对于政治上的感觉力与组织力渐次发展,在封建政治下的改良运动便进步到民主革命运动,毕竟推倒了几千年因袭的帝政。那次革命,在中国政治史上算是开了一个新纪元。

辛亥革命战争有两个意义,一个是反对满洲帝改之民主运动,一个是反对外力压迫之自强运动。自强运动里面包含民族独立及发展实业两个主旨。所以辛亥革命战争,是适应近代由封建制度到民主制度,由单纯商品生产制度到资本家商品生产制度之世界共同趋势的战争,是在历史进化上有重要意义的战争,不幸这种战争在中国,至今尚未能成功;所以末能成功之主要原因,是因为民主派屡次与封建的旧势力妥协。清室退位,袁世凯因为财政困难及名义不正两个原故,十分恐慌,而革命军队反屯聚南京,不敢渡江,革命军领袖竟将政权交付反动派代表北洋首领袁世凯,这是民主派第一次因妥协而失败。袁世凯取消帝制,南方护国军的实权大半落在非革命的民主派手里,遂将政权交付反动派代表北洋首领段〔段〕祺瑞,这是民主派第二次因妥协而失败。此次徐世昌出走,政权若仍旧归诸反动派代表北洋首领曹吴等之手,民主派若不坚守革命的方针而与军阀妥协,必然是民主派第三次因妥协而失败。民主派若永远不能用革命的手段〔段〕从反动派代表军阀首领手里夺得政权,必然是永远失败。

民主派失败,便是人民不能脱离国际帝国主义及本国军阀压迫的痛苦。因为民主政治末能成功,名为共和国家,实际上仍旧由军阀掌握政权,这种半独立的封建国家,执政的军阀每每与国际帝国主义互相勾结,因为军阀无不欢迎外资以供其军资与浪费,国际帝国主义在相当的限制以内,也都乐以金力借给军阀,一是可以造成他们在中国的特殊势力,一是可以延长中国内乱,使中国永远不能发展实业,永远为消费国家,永远为他们的市场。在这样状况之下的中国实业家,受外资竞争,协定关税,地方扰乱,官场诛求,四方八面的压迫,简直没有发展的希望;小工厂主小商人,受外货及大资本营业的影响,渐次坠入了无产阶级;手工业工人因为手工商品被外来机器品驱逐的缘故,大半流为失业游民;农民因为物件〔价〕腾贵的缘故,渐次将自种地卖给地主;所有无产阶级的工人农民以及无力避难的半无产阶级的人,因为连年军阀互争地盘的缘故,无辜丧了无数的生命。军阀政治是中国内忧外患的源泉,也是人民受痛苦的源泉,若没有较新的政治组织--即民主政治,来代替现在的不良政治组织--即军阀政治,这样状况是必然要继续下去的。

民主政治当然由民主派掌握政权,但所谓民主派掌握政权,决不是在封建的军阀势力之下选一个民主派人物做总统或是选几个民主派的人物组织内阁的意思,乃是由一个能建设新的政治组织应付世界的新环境之民主党或宗旨相近的数个党派之联合,用革命的手段完全打倒非民主的反动派官僚军阀,来掌握政权的意思。

民国元年孙黄到北京和袁世凯妥协了,由赵秉钧组织内阁,赵秉钧以次的阁员都是国民党党员,号称民党内阁,这是何等滑稽的民党阁!民国二年宋教仁想依援国会多数党势力组织国民党的政党内阁,结果即不被刺,也必随南方讨袁军同一失败(二年讨袁军虽起于杀宋教仁及免李烈钧等军职,事实上是国民党与袁世凯势力绝对不相容之必然的现象)。国民党失败了,非革命的民主派(进步党)态〔熊〕,梁等又组织了一个投机的政党内阁,结果只受了袁世凯一场玩弄,徒然失了政党的节操。袁皇帝死了,护国战役中止。便在拥护袁皇帝的北洋军阀势力之下,拿恢复约法国会黎元洪继任总统三件事算是共和再造;张勋复辟失败以后,又拿北洋军阀首领冯国璋继任总统段祺瑞组织内阁为共和再造;这是何等滑稽的共和!我们须知道:每一个政治战争都有阶级争斗和经济改造的意义含在里面,不单是几个人进退的问题,第四阶级对于资本制度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此,第三阶级对于封建制度的民主主义革命也是如此。我们又须知道:每一个战争所获得的自由,都是极可宝贵的东西,都须有多量鲜血的代价才能够换来的,决不是利用敌人势力鼠窃狗偷可以得来的。所以映在我们眼中的民主派掌握政权,乃是一个阶级推倒一〈个〉阶级一个制度代替一个制度的意思,不是一个人代替一个人或是那几〈个〉人代替那儿个人的意思。

真的民主派,必须有两种证据表现于人民面前:(一)他的党纲和政策必须不违背民主主义的原则。(二)他的行动必须始终拥护民主主义与军阀奋斗。在这一点看起来,中国现存的各政党,只有国民党比较是革命的民主派,比较是真的民主派。他的党纲虽不完全,而表示于公众的三民主义和发展实业计画,都是民主主义的色彩;他们的行为,除了革命运动以外,该党议员民国元二年及六年在国会和敌党抗争的内容以及广州政府不禁阻劳动运动和废止治安警察条例废止压迫罢工的刑律等事,都算是维护民主政治的表示。但他们的党内往往有不一致的行动及对外有亲近一派帝国主义的倾向,对内两次与北洋军阀携手;国民党为保存他在民主革命上的地位计,这种动摇不定的政策,实有改变的必要。

现在有一派人主张总统复位恢复国会以维法统为解决时局之中心问题,其实是大谬不然。由根本上说起来,封建式的北洋军阀不消灭,他们自袁世凯以至今日天天怀着牢不可破的“北洋正统”思想统治中国,有何总统国会能够行使职权?由事实上说起来,从前信用末失任期未满之黎总统并未能解决时局,现在之黎元洪在法律上确是任期已满,无位可复;在政治上又万不能不负解散国会酿成复辟的责任,忽然拥他复位,不但不能解决时局,而且将因此增加纠纷。国会不但延期过久已失代表民意的精神,而且其内部分裂,国民党研究系政学会安福部交通系等分子,因政治上之利害感情,互相牵制,六年八年之争持以及辞职取消新补等等议员资格问题,都各有相等的理由无法两全,因此无论在南在北,终于不足法定人数,其自身已成不治之症,将何以解决时局?即让一步说,总统是合法的,国会是可以足成法定人数的;然以一个不负政治上责任的总统和大半份失节败行的国会议员,如何能够创造民主宪法与民主政治?再让一步说,即使他们以后不至于不负责任,不至于失节败行,然而他们的命运都在军阀卵翼之下,绝对不能有有力的民主主义的党派与群众为后援,何能裁制军阀实行民主宪法建设民主政治?

法统之根据在约法,约法是什么?全部约法除了把万世一系的天皇换了由国会选举的总统以外,都是钞袭日本宪法,约法里虽然也载了几条人民之权利,同时又轻轻用“得依法律限制之”七个字打消了,这种法统不但我们不满意,就是最近的广东政府也不建设在护法上面了。况且现在主张“以恢复法统为解决时局之要图”的人,就是当年破坏法统加入讨伐西南护法的人,也就是此时在主张“北洋正统”的人,我们不知道这两个“统”将如何并立?只要有武力在手破坏法统或恢复法统都可以因利乘便自由伸缩,我们不知道这样随军阀爱憎为存亡的法统,有何神秘力可解决时局?

又有一派人主张联省自治为解决时局之唯一办法,其实这办法之内容也决不是解决时局的办法。在第三阶级民主政治的理论上,联省自治自然是没有可以非难的地方,况且民国二年湖口之战,导源于袁世凯任命汪端〔瑞〕阎江西省长问题,地方分权确是当时政治上重要争点。国民党失败,袁氏专政,在野的政客几乎一致主张联邦制度,遂致袁氏下令查禁,称联邦为破坏统一--袁世凯的统一--的邪说;六年宪法会议,又因为地方制度问题,国民党与进步党争持甚烈,北洋军阀遂联名呈请总统,以反对宪法上地方分权之故,请解散国会,南北战争由此而起;由这一点看起来,地方分权问题虽然不是政治纠纷之根本问题,自然也算是民国史上政治纷纠之一种,国民党就是始终坚持地方分权,在政党的态度上,我们也不能加以非难。但是我们所认为不违背民主主义的联省自治,是由民主派执政的自治省联合起来,组织联省政府,来讨平非民主的军阀政府,建设民主政治的全国统一政府,结果仍是一种民主主义对于封建制度战争的形式,决不是依照现状的各省联合一联省自治的政府和北京政府脱离就算完事,且为这乃是联督自治不是联省自治;更不是联合卢永祥张作霖几个封建式的军阀就可以冒称联省自治的,因如这种联省自治不但不能建设民主政治的国家,并算〔且〕是明目张胆的提倡武人割据,替武人割据的现状加上一层宪法保障,总之封建式的军阀不消灭,行中央集权制,便造成袁世凯式的皇帝总统;行地方分权制,便造成一班武人割据的诸侯,那里能够解决时局?

又有一派人以为吴佩孚不是反对民主主义的人,和别的卖国军阀不同,而且有力量可解决时局。我们固然承认吴佩孚好过张作霖,但是我们要知道吴佩孚和张作霖都是妨碍民主政治的军阀;我们固然承认吴佩孚是反对亲日派的人,但我们知道吴佩孚的背后也有一种外国势力,曹陆去了,将来又有继起的人为吴佩孚向英美商量裁兵善后的大借款,我们固然承认吴佩孚倒张去徐是差强人意的事,但我们要知道此次战争明白表示的原因,起点于反对梁内阁,实现于奉军入关,乃是为个人或直系受政治上的压迫而战,未尝有丝毫表示为民主政治而战。吴佩孚正在一面用兵对南,一方主张巩固北洋正统,以取得和袁世凯段祺瑞相等的地位;用兵对南是敌视民主主义的行动,巩固北洋正统即是拥护封建式的武人专政;他或者也有力量暂时解决时局,但恐怕更要因此酿成和袁世凯成功后段祺瑞成功后同样更难解决的时局。

要解决纠纷的时局,必须由历年许多纠纷的事件里面分析出纠纷的共通病根所在然后才能够找出到真能解决纠纷的道路。依这个方法我们可以列举民国政治史上重大纠纷的事件如左:

元年

民主〔所〕派举兵革命;

北洋军阀力助清室讨伐革命;

二年

民主派因宋案及地方分权问题讨袁;

北洋军阀拥袁南征;

五年

北洋军阀拥戴袁世凯称帝;

民主派起兵讨袁;

六年

民主派在国会力争地方权,攻击段〔段〕

祺瑞;

督军团举兵解散国会维持北洋系;

七年

民主派起兵护法讨段〔段〕〔者〕

北洋军阀拥段〔段〕南征;

九年

直皖战争;

十一年 奉直战争。

据上列的事实,民国十一年七次战争,前五次是民主派和北洋军阀之理想及势力冲突,后二次是军阀内讧,这两种纠纷的共通病根就是军阀存在。解决纠纷的唯一道路只有打倒军阀建设民主政治。

军阀一日存在,不但他们对于民主派的战争不能停止,他们自身内讧的战争也不能停止;奉直还正在战争,直皖战争恐怕也就在目前,奉若胜了,张作霖和孙烈臣便又有战争,孙烈臣胜了,和吴俊升便又有战争,直若胜了,吴佩孚和曹锟或冯玉祥都又有战争,皖若胜了,皖与奉便又有战争,皖之中徐树铮与卢永祥便又有战争,其他若甘肃,陕西,四川,湖南,安徽内部争夺督军总司令之战争,都已危机四伏。军阀与战乱如形影不相离,所以军阀不消灭,不但好政府主义者所谓好政府无从实现,军阀自身之坏政府,亦必日在不统一的动摇之中,而全国人民之产业生命,亦必随而动摇而丧失。

好政府主义者诸君呵!你们刚才发出“努力”“奋斗”“向恶势力作战”的呼声,北京城里仅仅去了一个徐世昌,你们马上就电阻北伐军,据中外古今革命史上的教训,你们这种妥协的和平主义,小资产阶级的和平主义,正都是“努力”“奋斗”“向恶势力作战”的障碍物。军阀势力之下能实现你们所谓好政府的涵义吗?你们现观察现时京津保的空气,能实现你们政治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六个具体主张吗?清室倒了,统一党章秉〔炳〕麟等便急急主张和袁世凯妥协,反对继续战争;袁世凯死了,流步党梁,启起〔超〕等便急急主张和段〔段〕祺瑞妥协,反对继续战争,结果都造成了反动的变乱。你们(小资〈产〉阶级的和平主义者)又那能不蹈此覆辙!

国民党诸君呵!你们本是革命的民主主义者,应始终为民主主义而战,宁可战而失败,不可与北洋军阀妥协而失衣。民国元年因袁世凯宣誓拥覆〔护〕共和,你们和袁世凯妥协上了一次当;五年又以恢复约法国会等条件而与段祺瑞妥协又上了一次当;现在不可又以恢复国会法统废督裁兵等条件而与北洋军阀妥协了。在北洋军阀,卵翼之下的约法国会将与五六年状况何异?希望军阀自己出来废督裁兵,岂不是与虎谋皮?废督改称总司令,云南四川湖南的现状与前何异?军阀间内讧甚烈,正在互相对垒,互相防制,无论那一方面都正在增兵,那一个肯裁兵自灭?从前徐树铮〈说〉,“我也赞成裁兵,但必候我的兵练齐了再裁别的兵。”〈现〉在张绍曾说,“方今赣州一带战事方殷,豫乱虽平,伏莽未靖,沈辽负固,窃发堪虞,军务既待肃清,各省宜有统驭,就直赣豫等省论,即或曹吴诸帅如自解职,试思四郊多垒,指挥究属何人;”他们在实际上不能裁兵废督的苦心,算是由这两位北洋派代表人物老实说出来了。你们唯有一心完成你们民主革命的使命,勿为这些欺人的好听的空话所误!

农民工人学生兵警商人诸君呵!军阀不打倒,废督裁兵是不可能的;军阀不打倒,想他们不强索军费不扰乱中史及地方的财政秩叙〔序〕是不可能的;军阀不打倒,想他们不滥借外债做军费政费以增加列强在华势力是不可能的;军阀不打倒,想他们不横征暴敛想他们绥靖地方制止兵匪扰乱是不可能的;军阀不打倒,工商业怎能发展,教育怎能维持和振兴?军阀不打倒,想他们不互争地盘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互争地盘战争一次,农人工人商人的身家性命便跟着牺牲一次,无辜的兵士警察便跟着身罹炮弹一次,他们战争无止期,我们要停止这种无止期的牺牲,只有加入民主战争打倒军阀,没有别种姑息的妥协的伪和平方法可以得到根本的真和平幸福的。一切小资产阶级的学者政客,根据他们姑息的妥协的伪和平论,来反对民主战争,我们万万不可听从。和乎自然是我们所不排斥的,但是虚伪的妥协的和平,愈求和平而愈不和平的伪和平,乃是我们所应该排斥的;战争诚然是我们所不讴歌的,但是民主主义的战争,减少军阀战争效率的战争把人民从痛苦中解放出来的战争,在现在乃是我们不记〔能〕不讴歌的。

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军,为无产阶级奋斗,和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党。但是在无产阶级末能获得〔受〕政权以前,依中国政治经济的现状,依历史进化的过程,无产阶级在目前最切要的工作,还应该联络民主派共同对封建式的军阀革命,以达到军阀覆灭能够建设民主政治为止。我们目前奋斗的标目〔目标〕,并非单指财政公开,澄清选举等行政问题,乃以左列各项为准则:

(一)改正协定关税制,取消列强在华各种治外特权,清偿铁路借款,完全收回管理权。

(二)肃清军阀,没收军阀官僚的财产,将他们的田地分给贫苦农民。

(三)采用无限制的普通选举制。

(四)保障人民结社集会言论出版自由权,废止治安警察条例及压迫罢工的刑律。

(五)定保护童工女工的法律及一般工厂卫生工人保险法。

(六)定限制租课率的法律。

(七)实行强迫义务教育。

(八)废止厘金及其他额外的征税。

(九)改良司法制度,废止死刑,实行废止内〔肉〕刑。

(十)征收累进率的所得税。

(十一)承认妇女在法律上与男子有同等的权利。

上列各项原则,决不是在封建式的军阀势力之下可以用妥协的方法请求得来的;中国共产党的方法,是要邀请国民党等革命的民主派及革命的社会主义各团体开一个联席会议,在上列原则的基础上共同建立一个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向封建式的军阀继续战争;因为这种联合战争,是解放我们中国人受列强和军阀两重压迫的战争是中国目前必要的不可免的战争。

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根据一九二二年六月十七日印行的《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刊印

注 释〔1〕即《中共中央第一次对于时局的主张》。这种“主张”从一九二二年六月到一九二六年七月共发表了五篇,除第三篇的题目为《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对于时局宣言》之外,其余四篇的题目均为《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之)主张》。一九二六年编印《中国共产党五年来之政治主张》一书时,将此五篇的题目全改为《第×次对于时局的主张》。一九四二年编印《六大以前》时,沿用这些题目,并在前面都加了“中共中央”。在编入本书时我们对版本作了比较和更换,并恢复了所用版本的标题。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 责任编辑:asd59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共产党中央局通告——关于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中国 往返 往返网 往返中国

流连世界:动画介绍 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流连物联 购物导航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洱海网 巍山网 大理同城 洱源网 宾川网 下关网 鹤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