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流连网络 购物导航 大理站群 文学评论   白族文化的精彩画卷 - 历史洱源 - 洱源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温泉之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文学评论   白族文化的精彩画卷
2016-11-03 16:24:20 来源: 作者: 【 】 浏览:21次 评论:0

胡子龙

《九龙洲》系云南人民出版社近期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作者是云南洱源县白族作家苏金鸿。《九龙洲》这部作品,在大约半年前的三校阶段,我应邀参加大理州文联在州府下关举办的一个文学活动,有幸与来自洱源的苏先生初识并被安排同住一室,两天时间里,就曾断断续续地拜读了其中的一些章节。书出版了,蒙苏先生厚爱获赠,泱泱28万字的一部长篇,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的。可正因为写得不错,反而使我成了一席佳肴美味面前的大傻巴,愣不晓得从哪里下口,只好再次遗憾地将一评的念头随书束之高阁。直到最近,携小女到大理一游,欣赏夏秋之交的苍洱风光,借机换换心境。徜徉在苍山脚下洱海之滨浩浩荡荡的金黄与碧绿中,如两只蜻蜓,煽动着激情的翅膀,满原野飞飞落落,行行顿顿,好不自在,好不惬意。那一日原本天气晴好,微风习习,一汪碧蓝的洱海上风平浪静,洱海盆地上空,十几朵几十朵白莲花样的云,疏密有致地点缀在辽阔的空域。到了正午三点多钟吧,随着一天里的气温达到最高,突然就起了大风。哗啦啦扑面的海风中,但见洱海东岸群峦上的浓云已经开始向这边涌动起来,且越来越汹涌,漫到洱海上空,排山倒海地,向洱海西岸铺展过来。万马奔腾中一个霹雳,又一个霹雳,落雨了。方圆二百里的洱海,在疾风骤雨中成了一个大滚锅,让人激情澎湃。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猛雨就铺卷过洱海,海西烟村田畴道路以及磅礴点苍十九峰。伫立在一座白族民居前,尽情欣赏着大自然天地的这壮美杰作,我脑海里忽然闪开一道亮:这铺卷过苍洱大地的一片片雨云,不正是《九龙洲》那翻飞的纸页?这满大地飞溅的晶澈雨花,不正是《九龙洲》纸页上那几十万激情飞扬的诗性文字?

该小说作为一部由大理本土白族作家创作的反映洱海地区现代民族资本家生活与奋斗历程的长篇作品,地域特征和民族特征非常明显。评论这部作品,有必要首先离开作品本身,谈谈洱海地区的白族。不仅如此,我甚至觉得,就是阅读这部作品,也非常有必要首先了解和认识洱海地区的白族,否则就很不容易认识到这部小说的价值所在。

我一直认定:作为一个居群,生活在苍洱地区的白族人,尤其在洱海西岸生活着的白族人,与大理州内其他民族甚至与大理州内其他地区生活着的白族人,是有很大不同的。这不仅体现在群体的语言、服饰上,更体现在群体的性格特点和精神风貌上。这既与苍洱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有关,也与洱海地区的历史有密切关联。洱海地区的白族,世世代代环洱海而居,是个半耕半渔的居群。250平方公里的高原湖泊洱海,湖宽水深风大浪急,白族人世世代代一叶木船风里来浪里去,过着带有冒险性质的猎鱼生活;就连打柴放牧采药狩猎等陆上营生,也要攀到陡峻的白雪皑皑的点苍山上,穿峡而歌,攀岩而歌,踏雪而歌,披雪而歌,这就铸就了他们不畏风险、敢于冒险、勇于开拓的居群性格特征。洱海地区上千年来,作为滇西(一度是整个云南)的政治中心,他们小到日常生活,大到个人的、家庭的、家族的、整个民族的命运,无不受政治深刻的影响,与变幻的政治风云密切相关,这就水到渠成地形成了他们特别地关注政治、积极投身于各个时期政治活动、系家国于一身、乐于担当敢于担当的居群特征。洱海地区上千年来一直作为滇西(一度是整个云南)的经济中心,是茶马古道和联系内地商业来往走向世界官驿道上的一个最重要驿站,商业历史久远,商业发达,持久繁荣商业文化,熏染了这个居群的每一个人,使得整个的居群商业意识特浓,以至于商贾满坝,历史上靠商业成为大户的人家随处可见,并形成了喜洲、周城这样的民族资本家高密度聚居的著名白族村镇。洱海地区上千年以来作为滇西(一度是整个云南)的文化中心,使这里的人又特别的崇尚文化,对文化的特别热爱,沉淀出这个居群对文化书卷的特殊情结,营造出整体性的书香气息,使整个居群透出浓浓的书卷气,以至于有爱喝酒、好读书的佳话,无论是古代还是今天,整个洱海地区,文化人才辈出,灿如群星。洱海地区作为滇西(一度是整个云南)的军事中心和历朝历代军事要塞之地,历史上发生在洱海周边的重大军事冲突连连,重大的战争时常光顾这个地方,这里的白族人要经常面对战争并承受战争带来家破人亡的惨痛,久而久之,磨练出这个居群敢于直面战争、在战争灾难面前异常坚毅的特征。在很多时候不仅具有用以谋生的职业身份,同时还具有军人和准军人的身份,无战事时耕地打渔行商做手艺,有战事时荷刀持枪驰骋战场,参与到刀光血剑的战争中,奋勇杀敌,在烽烟战火中保家卫国建功立业,代代相袭,使得这个居群秉性凛然性情勇武有加,从军意识强烈……

可以说上述这一切,在《九龙洲》这部长篇小说里,均获得了极为鲜明的展示。

小说描写了20世纪上半叶在苍山脚下洱海之滨一个叫“九龙洲”的白族镇子里,洪、郑两大民族资本家三十年漫长时间里所历经的风雨坎坷、起伏明暗。洪、郑两家均是九龙洲的望族,更是势均力敌的商业大户,彼此间在商业上和其他方面的明争暗斗相互竞比来由已久。到了二十年代前期,各自以九龙洲为大本营,成功将生意网络覆盖了大理、昆明、保山、腾冲、成都、中甸、西藏等广大内陆地区及香港、上海等沿海大城市,在缅甸国也占有相当的市场份额,所经营的项目越来越多,经营手段越来越现代化,获利越来越丰厚,成为大理首屈一指的民族资本家,对振兴大理、云南的民族经济,发挥着重大的作用。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两家的竞争也进入了白热化状态。为争夺商机,分别以洪泰然为代表的洪家和以郑超群为代表的郑家,凭借各自拥有的人脉、背景、资产、经验、信息、智慧,在商业经营上,在地方权势的拥有上,密锣紧鼓剑拔弩张地争斗了多年,其中还不乏阴险的算计,卑鄙的陷害,无奈的妥协,艰难的抗争,到头来各有得失输赢,依然旗鼓相当,难分伯仲。就在这时候,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全面的侵华战争,短短几年时间里,包括曾经是大后方的云南的大片国土,沦陷在日寇的铁蹄之下,一时间国破山河碎,亿万中国人在日寇法西斯的铁蹄下呻吟、挣扎,洪、郑两家的生意和资产也无法避免地遭受了重大的损失。代代相传的强烈家国情怀,在这民族危急关头,无论是洪家,还是郑家,他们毅然决然地投身于全民抗战的时代洪流中,不仅在九龙洲组织领导抗敌后援会,广泛发动抗战募捐,自己也为抗战捐赠了大量的钱物,且两家均有热血儿女,踊跃投身于国共两阵营的抗战队伍中,在前线奋勇杀敌,甚至慷慨就义,和万万千千华夏志士一道,用生命和热血,拯救民族于危难之中,悲情壮烈,可歌可泣。就连郑超群,这个在洪、郑两家明争暗斗中阴险狡诈的大资本家、为达到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地方官吏,也率领家族武装,持枪纵马,奔赴滇西抗日疆场,身先士卒,与日寇展开面对面的刀枪搏杀,最后壮烈牺牲在日寇的屠刀之下,用热血与生命,完成了人性和品格的升华,其情其义,感天地泣鬼神。全民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内战爆发,两个家族的各色人等,又以不尽相同的角色,投入了解放战争中,在云南乃至全国风起云涌的对敌斗争中,展示了各自的风采。特别有意味的是,多少年的冤家对头,也因为孙辈男女在求学和战火中建立的纯真爱情,喜结连理,成为亲家,化干戈为玉帛,一道迎来了九龙洲的新生、大理的新生、中国的新生,迎来了包括白族在内的各民族的新生。还有,小说不仅详细描述了洪、郑两家族的各色男女的喜怒哀乐和奋斗追求,同时,以洪、郑两家为主线,中共地下党员、地方军阀、土匪、恶霸、日本间谍等,担负着各自的使命,或心怀各自的欲念,在这场时代的疾风骤雨中,纷纷登场,在小说中扮演着各自的特定角色,穿透历史风雨,演出了一场场精彩纷呈惊心动魄的历史大剧,使小说内涵显得愈加深厚、饱满、大气。整部小说情节紧凑构织细密,从头至尾纵横捭阖波澜壮阔,在相当程度上具有了史诗意味。

就这样,作者以长篇小说的艺术形式,向今天的我们和未来的读者逼真再现了那场卷过二十世纪前半叶的疾风骤雨。这场以苍洱大地为中心舞台的疾风骤雨,绵续了将近半个世纪,喧嚣淋漓,慑人心魂。当然,以往的千百年时间里,在苍洱大地上,就已经席卷过无数场疾风骤雨。无数场疾风骤雨,喧嚣着涤荡过这片土地,让这片土地一次次接受风雨的洗礼。然而,以往岁月里的任何一场啸响着铺卷过苍洱大地的疾风骤雨,都不如这一场来得猛烈来得深刻,都不如这场影响深远。这是一场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风雨大背景下铺卷开的疾风骤雨,正是这场啸响了几十年的疾风骤雨,以排山倒海之势,一举涤荡去了弥漫在苍洱上空沉淀在苍洱大地上的千年尘埃污垢,催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雨后,点苍更峻峭伟岸,洱海更碧澈清丽,整个苍洱大地,万象更新。历经千年风雨终于获得了新生的古老苍洱大地,和纷飞战火中诞生的新中国一道,进入了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时期……

作品对人物的塑造刻画也是相当成功的。进入小说的几十个人物,尤其是具有大理白族身份的一个个人物,洪泰然、郑超群、洪紫波、郑达家、洪剑锋、郑启山、丁慧敏、丁敏章、董亚枫、洪家郑家两位老太太等等,均被塑造和刻画得有血有肉,血肉饱满,各具特点栩栩如生,让读者过目不忘印象深刻。尤其丁慧敏、董亚枫两位白族女性。这些小说人物,都是“这个地方”“这个民族”的“这一个”。在28万字的篇幅里,泼墨大写意地,成功塑造了这一系列个性鲜明人物形象,经营出这样一个各具特点栩栩如生的白族人物画廊,实在是不容易。

另外,这部小说还有一个特别值得称赞的成功之处,那就是对苍洱风光和苍洱地区白族风物风情风俗的形象展示。小说一开头,作者就以苍洱地区风物风俗风情的精彩描写,把读者带入故事中,同时也带入了浓郁的苍洱文化的氛围中,像点苍杜鹃花一样,一枝枝、一树树、一坡坡,粉红黄白,满书绽放,满目绚烂。在一定的程度上,读者其实可以把《九龙洲》这部长篇小说当做一部艺术化了的苍洱风物书籍来阅读欣赏的,尤其是非大理籍的读者,当你轻轻翻动这部小说的纸页,自然而然地,也就打开了一道展示苍洱白族文化的窗口,探视到瑰丽多彩的苍洱白族风物风俗风情画,情不自禁沉醉其间,流连忘返。最可喜的是,这些进入小说的苍洱白族风物风俗风情,不像某些小说作品那样,“为风物而风物”,“为风俗而风俗”,“为风情而风情”,风物风俗风情成了作者凭借主观意愿插到作品上的一个个标签,突兀生硬不融不洽,不伦不类纯属赘笔。在《九龙洲》里,苍洱白族的风物风情风俗在故事的起始推进中,娓娓道来,自自然然融入,与故事本身形成了不可分割的血乳交融一体,非但没有任何程度的“锲入”痕迹,相反,对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和人物形象的塑造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成为小说中的神来之笔,深化了作品的内涵,使整部小说层次多色摇曳多姿。

6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文学评论   白族文化的精彩画卷 责任编辑:asd59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白族语言研究   白语中的古..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大理网络 购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