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流连网络 购物导航 大理站群 白族语言研究   白语中的古汉语词汇管窥(十) - 历史洱源 - 洱源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温泉之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白族语言研究   白语中的古汉语词汇管窥(十)
2016-11-03 16:23:49 来源: 作者: 【 】 浏览:20次 评论:0

徐 承 俊

豪、豪肚、豪格 汉语的家、室、房、舍,白语统称为豪,其中还有一些区别。豪是一般房舍的统称,豪肚指大门及围墙以内的房屋及其附属设施,略同于汉语的家、家里。常以复数人称叫我们家、你们家、巴豪肚,一般不说我、你、他豪肚,因为家庭本质上属于全家成员所共有,所以要用复数人称。豪格就是房间,白语的格从古汉语“间”的读音ɡɑn转化而来,汉语西南方言普遍称房间为房干。简而言之,豪是泛称的家,舍是广义的房子,很少单独使用。豪肚可以和家、家里对译,豪格就是房间。白语的这个豪和古汉语的溢美之词豪门、豪宅、豪门大户、豪华有相当的联系甚至有源流关系,本人以为很值得研究讨论。

洱源县凤羽镇有个村子,汉字写作舍上邑,白语读作“豪的包”意思是房上的邑、房前的邑,房上面的村子,房前面的村子,豪字打头。有学者认为很可能就是古代舍利州衙门的遗址所在。这所大衙门上面或前面的村子就叫舍上邑,很有道理。

鹅英——河邑 洱源县三营镇西南方有个村庄,清一色白族白语,千年不改。因为村外水田连片,秋冬常有大雁栖息,白语称大雁为鹅英,村名也因此就叫做鹅英,白语的意思是大雁的家、大雁休息的村庄,汉字写作鹅英,也有人写作鹅邑。不知哪年哪月、哪级政府官员认为村名难写难听,硬是改作“河邑村”。这样一来就彻底失去了白语的韵味,也失去了村名的由来根据。更兼多种原因,白语日趋式微,现在汉语洱源话逐步取代了白语而成为这一片地方的主要流通语言。可惜却又无奈。

哇(高平调) 白语疑问词,略同于汉语的几。举汉白对照例句如下:

哇尼——几位人 哇的——几个人 哇字——几个字

哇册——几句话 诗哇册——书几本 阿哇尼——哪几个人。这是正宗地道的白语,现在多用汉白两掺用法,有些“哇”也可以换用为汉语的“几”。

火 古汉语音灰,白语也读灰,明显来自古汉语。白语灰芽应当是火苗、火焰,灰星是火烟,火烟薰呛的意思。

大理州云龙县在南诏时期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以比苏命名,被称为郡、县、州等。这是因为云龙地区盛产食盐,到处都是盐田、盐硐、盐山。白语叫盐为“比”,称山叫“苏”,比苏原来就是盐山的意思,非常准确实在,其实云龙只是个很接近现代的地名。

床 床铺 白语称作铺雷,床板叫铺拔,很明显是汉语的简化和改造。先从汉语引入床铺,然后去床留铺,再加上白语的词尾量词雷,就成为白语的床一张了。床板的板白语要读作拔,因为白语没有ɑn韵,要读作ɑ韵。只能算是经过白语改造了的汉语词,或为汉语白读音。

白语的数词从一到十以至百、千、万,应该说一整套全由汉语引入,在长期历史磨合中,白退汉进,只在口语里还留有一点白语的遗迹。比如一、二就间或还有人在口语中叫成阿、勾。但在正式计算环境中全部都称作一、二。八在口语中几乎全部叫biɑ。在计算语境中却又都称作八。十也是这样,平时口语叫zi,计算语境中一律又读作si,这是汉语西南官话“十”的标准音。六,白语也读作lu(中升调),汉语西南方言音。间或也有人在口语中读作fv,这才是正宗的白语音,应当看作古白语的遗迹。

大理州州府所在地,现称大理市下关镇,古代曾称得胜关(驿)、淮城等。白语叫矮挂(下关)、ɡɑo nɡv(海尾),与之对称的上关,白语称之为斗(第二声)挂,可以理解成上关、(洱海源)头关。因为白语的上边和头(那边)同音同义,可以通用,因此上关也就是头关,下关也就是海尾关。毫无疑问,白语千百年来一直称下关为海尾(ɡɑo nɡv)原由正缘于此。顺便说一下,白语的方位词东、西、南、北整套从古汉语引来,虽略有音变,却比现代汉语更准确地保留了古汉语的风韵。现代白语的上、下、前、后读音是标准的古白语,原汁原味。口语中白语没有左、右的概念和词语。如果必须强调左右,那就借用汉语。举农村大门、堂屋为例,白族人称左边为大那边,右面为小那边。有大、小、上、下边,一般都不说左、右边。

阁、阁东(du)、阁西(sɑi) 阁 意思就是海。大理人一般称湖为海,小的也叫湖。比如洱海、海西海、剑川海子,小点儿的如东湖、西湖、茈碧湖等等。洱海是大理最著名的湖海,也可以单独称为海或者叫大理海子。由于这个原因,大理人把洱海东面大片区域称为阁肚,意思就是海东,白语称海东人为阁肚子,海东人称洱海以西苍山脚下的大片村落叫阁西(sɑi),海西的意思。这里的dusɑi当然是汉语东、西的音变无疑。

香柏枝 村名,白语叫xiubed,意思是香柏登,由于古代村边有几棵大香柏树,因以为村名。这里的“登”有居民点的意思,不完全等同于村。因为一个大村子,由于居住分散,还可以细分为上登、下登、东登、南登等不同居民点。一个村既然叫登,如果不再细分小登,当然也可以视为村的意思。附近就有上登、江登、海登、郭登等载入地图名册的著名村镇。如果是村名以下细分的小登,那就只能看作散在的居民点,略同于汉语的堆儿、圪塔、小圪堆儿。这也可能是白语有称村为登的由来,自觉此说虽略显牵强却也非常在理,值得研究讨论。

研究地方语言和村名,离不开地方历史,有时也颇有趣味以洱源县永乐村为例,有两个村没有集市而称为街,一个村没有塔却号称文笔村,显然名不符实。这其中还确实有点历史遗趣可道。

在遥远的古代,日中为市,以物易物,以谷易布。在现永乐村附近三五公里范围内,出现了两个农村集市:一个以午日为市,村子得名马街子,一个以寅日为市,村子得名虎街,延续了数千百年。满清末期,永乐村学子吕咸熙殿试得中进士,钦命授兵部车驾司行走。荣归故里省亲之时,觉得故里连个农村集市都没有,不仅很不方便,就连进士公出身、京官面子上也颇觉过意不去。于是便放下身段,屈曲邀约寅、午街两村绅耆决定将虎、马两农村集市,届期借到进士公门前之应山铺举行。谁料好借难还,借沟三年成古沟,一借荆州永不还,马、虎两街已成昨日黄花,势难再造街市,因此受到了一些损失,两村人后悔不已,但既成事实却也无可奈何。

随着社会经济、交通的发展,滇、藏公路的开通,应山铺也失去了茶马古道的经济优势,借来的寅、午两街也日趋式微而江河日下,不复存在。马街人没多大反应,逐步适应。虎街人则在村名上加个“旧”字,自称旧虎街以示昔日的繁华。后来心尤不甘,以发展教育多出文笔人为主旨,用塔的雅称文笔作为村名,雅则雅矣,却成了无塔的文笔村。另外,旧虎街汉、白族杂居,语音上h、f不分,有f无h,旧虎街要读作旧府街,以至户、胡、湖、狐、呼、乎、护、护等类字,一律都读作f声母。附近村民多随附叫作旧府街,导致有一篇有关考古的杂文,竟错认为该村曾是古代的府治所在,谬之千里矣!

巡检司(xues) 村名,汉名为巡检司。地处洱源茈碧湖镇最东南端之214国道东侧的镇蝗塔下.元末明初,元右丞普顔笃率领部分元军残余部队,勾结本地土酋高大惠,在佛光寨山,据险与明军顽强抵抗。本村领头人杨顺率领本地白族子弟兵,极力参助明军作战。普颜笃残部被消灭后,为奖励杨顺战功,明朝在洱源、邓川交界之处,设立普陀崆土巡检司,由杨顺世袭执掌土巡检司署的印信权力,直到明、清实行改土归流,撤消土官制度为止,但巡检司作为村名却得以永久保存下来。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巡检司”三字连读起来比较拗口绕舌,白族话就把它连读为“学、血、雪、穴”司,当然,这也是连续快读音变的必然结果,简单明了又省力,何乐不为呢?不过凡是在正式环境或书写场合都是“巡检司”,决不能马虎。

过则挖 有过夏历年春节的意思,但不够精准。正确的汉译应该是过正月节。由于受中原文化长期影响,正月就是新年的狂欢喜庆月。“则挖”一词本身就是汉语正月的白语读音。白族谚语有:“正月闲过,二月串过,三月才找活路做”之说。一年辛苦,又逢严冬,当然也应该休闲一下。

干草 白语称为干麻,实际上就是古汉语的干毛,古藉中有“不毛之地”的记载,不毛就是不长草。白语还把头发叫作头毛,也可作为证明。白族民歌中有:猫咪闲死吃腊肉,黄牛耕地吃干麻。干麻就是古汉语的干毛、干草。事实道理十分清楚,绝对无疑。

甜 甜蜜 白语概称为ɡɑmi,也就是汉语的甘蜜,明显来自古汉语,绝对不是两种语言的语音巧合。白族民歌有:沙糖拌蜂蜜,甘蜜尼甘蜜。沙糖拌蜂蜜,完全来自汉语借词,甘蜜就是甜蜜的意思。中药甘草北方话有不少地区就叫作甜草,味觉以外白族民歌中多用作形容婚恋情意。

红公鸡 白语称作ciɡeibɑo,有人写作赤盖褒,可以看成近似音。赤,古汉语兼指红色,褒是古汉语对父辈男子的称谓,用在鸡上,当然是指公鸡。盖是现代汉语广东话、香港话、古代汉语鸡的近似音。可以肯定:白语红公鸡的读音就是古汉语红公鸡的白读。鸡褒、鸡嫫应该看作同一个来源。江西、两湖一带汉语也称鸡公、鸡婆。其它地区汉语多叫公鸡、母鸡。

叽枯、叽白曲 白族人叫唱调子,汉译就是唱曲子,白语叫“叽枯”。研究语源咱们先从“枯”说起:在古汉语还没有j、q、x的时代,曲就属于k声母,要读成“枯”,广东话、香港话现在还读枯。洱源县的旧称浪穹读作浪空,方言把“去”读成“克”,洱源县右所人把“去”读成“楷”就是根据这条规律变化的。说了枯,再说叽:汉语北方话把大声唱叫唱,小声唱说成哼叽、哼哼叽叽、哼曲子。因此,本人认为这就是白语“叽枯”的源头。非常欢迎讨论批评。

铺、舖 大理白族地区有一些村庄常常用铺作为村名,比如:头铺、高官铺、应山铺、黄莲铺等。研究认为这和北方中原地区以铺、舖为地名有相当的关联。中原地区凡是以铺命名的村庄,多半具有官方色彩。比如五里铺、七里铺、十里铺等村镇,大多是由政府官方为了迎送官员、缉私捕盗、检查过往所设置的基层馆驿发展而成的大村庄,位置都在通衢大道要冲。凡是以舖命名的村子多为与店舖、商舖、饭舖、金银铜铁匠舖和裁缝舖有关的商业村镇,虽不一定占据交通要道,却必须是一定范围内的商业活动中心,交通必然便利。日深月久,两字混杂,如今已经不甚了了,少有人计较了。大理地区的地名铺字大体和中原一样,源流清楚。

奴娜子 女郎子,白语意思是小姑娘、女孩子。子是量词词尾,只有语法作用。

斟酌 白语读z[ee]zɑo,汉白音近义同,二者都舍弃了细斟慢酌浅饮低唱和饮酒有关的含义,专指仔细考量、认真研究分析的过程。绝对是古汉语的借词。

年、岁 二字在古今汉语中异音同义,但白语却尽量用岁而很少用年。今年,白语叫格子岁(suɑ)、明年叫来子岁。为什么要这样?据说和一则古代民间神话传说有关。

在古代字书中年被放在禾部,表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多数谷禾,一年一熟,于是年就有了岁的含义。但是,年一来百草不生,树木凋谢,天寒地冻,日子也很难过。年一过,万物复苏,鲜花遍地,莺歌燕舞,虫鸣鸟唱。这样,人们心里对年就有了一层阴影。民间传说有一种海中怪物,名字就叫年。平时生活在海里,每逢除夕之夜,就上岸危害人畜生命。但它最怕红色和火光,更怕爆炸声响,于是人们便在大年三十之夜穿红挂绿,贴红对联,燃起一堆竹枝篝火,噼啪炸响,过一个万家灯火平安夜。千百年来形成全国城乡的传统民俗。这也是爆竹一词的由来。白语的喜岁避年,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另有一说把危害城乡妖怪的名字换为岁,说它特别危害小孩,于是在平安夜要给婴幼儿压岁钱。据说这是因为祟、岁同音的忌讳,压岁就是压祟。随着社会发展,鞭炮早就取代了爆竹,但这个名称仍然在使用,有些地方又叫做炮仗。(未完待续)

5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白族语言研究   白语中的古汉语词汇管窥(十) 责任编辑:asd59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文学评论   白族文化的精彩.. 下一篇西山白族舞蹈介绍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大理网络 购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