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流连网络 购物导航 大理站群 西山白族舞蹈介绍 - 历史洱源 - 洱源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温泉之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西山白族舞蹈介绍
2016-11-03 16:23:06 来源: 作者: 【 】 浏览:22次 评论:0

西山舞探幽

朱荣华

因为交通的闭塞,也因为对自己祖先留下的原始文化执着的热爱,西山的白族山民们,用言传身教的方式,为世界文化宝库保留下了被民族学者们赞誉为“民族舞蹈的活化石”的“西山舞”。

为什么称之为“活化石”呢?

这得从它的原始性,古老性说起。准确地说,这“西山舞”也只留传在云南省洱源县西山乡的几个村舍,而不是整个西山地区。 说到这西山舞,它应该包括流传在西山的栗坪,团结一带(就是原来叫六乡、七乡的地方)的“沓戈”,和流行在表哨、大光场、白沙一带的“礼格戈”,这是两种类型不同,风格迥异的原始白族舞蹈。白族话的“沓”是“踩”或“踏”之意,“戈”是“舞”的意思。

这个“戈”,是和白族话的脚(高)近音,也许就是那里派生出来,专指以脚上功夫为主,也含有腾跃之意的舞;所以“沓戈”是踏着某种节律起舞。而“礼格戈”则是指“人的舞”,是区别于“狮舞”、“鹤舞”“舞龙”等的吧。

一、 沓(dɑ)戈(nɡɑo)

“沓”字应读dɑ,用切韵,切韵发音,在汉语发音的第二声和第三声之间,“戈”为缩舌平声带前鼻音。

西山的“沓戈”也可以称之为“答歌”。因为它是一种踏着固定的节律,和着基本固定的简单易和的,能够长时间反复吟唱的曲调,问答式地叙述白族古老的叙事长诗的“踏歌行”的舞蹈。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陶阳和白族学者杨亮才等前辈,已经对西山“沓戈”进行了系统的收集整理,一共找到《创世纪》、《点菜戈》、《读书戈》、《放羊戈》、《白王戈》、《诸葛亮》、《八仙过海》《姜太公钓鱼》《楚汉相争》《梁山伯和祝英台》等十部叙事长诗。后来,段寿桃和李灿南两位民族学者又收集整理了《打虎戈》和段寿桃收集整理了《建房戈》。这就让西山的原始白族长诗整整达到十二部,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整整十二部!这是白族文学史上的奇迹!也应该是祖国民族文学史乃至世界民族文化史的奇观。

许多民族都有自己的创世纪史诗或歌谣,彝族有创世纪史诗,傈僳族有创世纪史诗,佤族也有创世纪史诗;汉族的“创世纪”《黑暗传》歌谣只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才在神农架民谣中发掘整理出来的;蒙古族有《格萨尔王》和《蒙古秘史》,创世纪史诗《蒙古秘史》引起世界注目,获得了世界文学的最高荣誉!可白族的创世纪史诗却躲藏在深山里,而且它的传承濒临消亡,这不能不让人感到万分惋惜!

其他许多民族都有自己的长诗、史诗,但一个民族有这么多的口头流传的长诗实属罕见。

其中最为珍贵的是白族唯一的关于“创世纪”的两部长诗《开天劈地的故事》和《点菜戈》,被学者们称之为白族的古老“史诗”。其中《创世纪》由“洪荒时代”、“天地的起源”和“人类的起源”三部分组成,神话史诗里讲到,远古的时候,树木、石头都会走路,鸟兽、禽畜都会说话,大地全是平川。后来盘古盘生在一个算命极准的老人的指点下,把龙王三太子钓上来了,龙王大发雷霆,雨下得没完没了,洪水把天下全淹没了……后来又怎么留下了盘古盘生,怎么由他们变成天和地,天不够,云来补;地不够,水来补……

小时候,我也听爷爷讲过:……天地全被淹没了,只留下兄妹俩躲藏在葫芦里,是金鸡啄开了葫芦,救出兄妹俩,观音要他们结婚,但他们不同意,后来就用滚磨盘的方法来决定……这样的白族民间故事在白族地区广为流传,但是想不到,在西山却被编成白族长诗流传着,是我们白族的创世纪史诗,是白族民间艺人的创作结晶,是惊世之举。

除了《创世纪》史诗,《点菜戈》也讲了与之相似的故事。讲的就是办喜事,点菜点到要吃龙王的胡须和眼珠子,龙王听到了,一发怒,就把天下全淹了。后面的也和《创世纪》基本相同。

表述这种叙事长诗,山民们就是用这种古老的“沓戈”完成的。民族学者张文勋认为,西山的“沓戈”是产生于秦汉时期,也就是说,“沓戈”流传历史已相当悠久了,而且是以口传心记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那它是怎么演唱的呢?

演唱时,必须有两个以上“戈嫫”(也就是领舞者,多为男性,传说也有过女戈嫫的)领舞。这“戈嫫”,要非常熟悉这些故事并能随机应变,也能随时在中途加入一些花样和修饰,使之更加生动有趣,引人入胜。

有婚宴喜庆的人家,事先和“戈嫫”协商好,在办事的当天就将“戈嫫”请到家里,待为上宾,到了晚上,就在空旷之地燃起篝火,由二三十个男子分成甲乙两队,绕着火堆围成一大圈,一队跟随一个戈嫫唱,每个参舞者右手端一碗白酒,左手搭在前一人的右肩上,踏着四二拍的节律,以一问一答的形式将故事叙述完成。

一开始为了起步和统一步伐一起高声吆喝:

“早——领——,长耿耿!长耿耿!”在行进时,略弯着腰,稍稍侧着身。

开始,甲队的戈嫫提出问题,甲队的队员就用戈嫫的原话大声再问一次,比如在创世纪中就有这么一段问答:

甲队戈嫫问:按闪变字野博科?(什么变石头)

按闪比字整等木?(什么变成树)

按闪比展超呢活?(什么变成草)

五谷粮食丈你粗?(五谷粮食怎么出)

善利山利闪!(一种专用号子,没有实在意义)

然后喝一口酒。乙队的戈嫫就大声地回答问题,乙队队员也用戈嫫的话大声回答:

盘古笨等忙比展整等木 。(盘古毛发变成树)

孔马之比字活呢超。(汗毛变成草)

光等比展字岛崖博 。(骨头变成大石头)

五谷胖彩西孬粗。(五谷粮食是虱子变成)

善利山利闪!

接着甲队戈嫫又提出下一个问题,如此往复持续而下。

当讲到故事情节激烈之处,戈嫫就会情绪激昂,引吭高歌,队员们也会激烈地大声唱和。踩踏的脚步也加重了,酒也会大大的喝上一口,把故事情节推向高潮。

叙事长诗都比较长,而且具有错综复杂的故事情节,加上戈嫫的即兴创作,参舞者的全身心的投入,往往一个通宵只能完成一两个故事的演唱。虽是处在深山密林之中,但流行着“沓戈”的几个村子是在从黑潓江峡谷进云龙、永平的“博南古道”的支线上,这里有数千年的马帮商贾往来历史,对外来文化的吸纳也是情理之中的,各民族的文化的相互包容,相互吸纳并不为怪。

这十二部叙事长诗中,《读书戈》说的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诸葛亮》、《姜太公》《八仙过海》《楚汉相争》等明显地与汉族和其它民族的故事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在这些只会说白族话的纯白族的山村里,这些长诗都用白族语言和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经过戈嫫和参舞者的一代又一代,一次又一次的修改加工,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再创作,运用丰富的白族口头语言,加入了西山白族人民的生活、劳动及文化内涵,以及他们尽可能知道的山外的故事,使故事起伏跌宕,生动有趣,具有地道的白族原始踏歌的特色,使之成为地道的白族人自己的叙事长诗,是白族民族文化中的奇葩。

而《建房戈》《打虎戈》则是白族“戈嫫”们自己创造的纯白族民间故事的长诗.

这些“戈嫫”是白族文化的口头文学的功臣巨匠,可惜过去让他们遭受了极不公平的歧视,现在又后继乏人,这着实让我们对他们敬佩有加,也为这些“非遗”的前景深深地感到紧迫危机和可惜。

二、礼格戈

这“礼”字应读lei,为汉语发音的第一声,“格”应读为ɡie,汉语发音的第二声。“礼格”也就是白族话“伲格”(人)的近音,在白族语言发展的历史上也许曾经有过“礼格”一词也未可知,因为,它是为了要区别于其它的一些表现动物动作的舞蹈,比如:“沓实戈”(狮舞)、“沓笼戈”(龙舞)等。或者“礼格戈”就是专指人们在办喜事时欢迎客人的一种礼仪式的舞蹈?

“礼格戈”是一种古朴酣畅的原始白族舞蹈,它没有音乐伴奏,可以说是一种无牵无挂的裸性纯舞蹈。

——原始的舞蹈应该就是这样的。

我们的祖先在得到猎物,获得食物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先是个体或少数人的蹦跳,所谓的“手舞足蹈”;后来就引来众人的参与,这就是最原始的舞蹈的起源。然后就加进了呼号,这就是原始的歌唱。为了蹦跳的整齐统一,也是因为人体本身运动的自觉调节,就出现了节律,歌唱和舞蹈都有节律,它们就能相随相和,这时就有了歌和舞的结合。自从有了歌和舞的结合,他们就那么不弃不离,相伴相随了。

以后的歌和舞的配合是严谨的,而后来它们相互都要寻求各自的自由,这就形成歌和舞的分道扬镳,但也是进一步的升华。曲能达意表情,独立成章,那是曲之精华;发展到能为各种节律的舞进行严谨地配曲的时候,舞也就更精彩了;而我们现在还能见到的类似“礼格戈”这样的裸性的原始舞蹈又能有多少?

——这也是她的原始性所在。

“礼格戈”这种舞的原始贞操是何以能坚守数千年而不变呢?这首先是因为这崇山峻岭造就的闭塞给它带来的幸运,其次是它本身“守节不变”的结果。

它又是怎么守节不变的呢?我们知道,其他的民族舞蹈,不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基本都发展到以一种固定的节律一行到底,也就是或以四二拍的节律,或是以四三拍的节律行进,而西山“礼格戈”则是在行进中变换节律。

解放后到过西山的一些文化人也想为“礼格戈”当红娘,也曾给它配过嫁妆,试图为它配上伴奏,试图对它进行“改编”,但都未被“礼格戈”接受。因为这“礼格戈”的节律较为特殊:它是把四二拍、四三拍与四五拍的节律交错在一起,而且在舞蹈的行进中,四二拍、四五拍出现的先后是不一样的,只有十分熟悉这种“礼格戈”的人才能用击节相和,这么复杂的伴奏也实在不易配曲的。更主要的是如果把这样复杂的伴奏配好了,它就不再是西山人的“礼格戈”了,那样伴着的音乐,山民们还能起舞吗?还是不配的好!配了就变了,变了就没有原始性了。原始性和民族性都失落了,哪还有世界性可言呢?

归纳起来“礼格戈”又可以分为三类十六种。

(一)数字开头取名:

1、一步插

2、二步插

3、四梅花

4、四个相英

5、五子登科

这种数字开头起的是步伐变化的标志,是开头的跺脚、蹉步的步数是多少,然后才跳步。当然“四哥相英”和“四梅花”等还有大蹉步大转身的动作。

(二)模仿动物动作类:

1、格板私(鸡刨麻)

2、五刷气私(猴子抽麻线)

3、唛上趴(马相踢)

4、王呆光(老鹰扑食)

5、喜老探富(獾熊掏蜂蜜)

6、咬芝恩把(羊羔吃奶)

人们是怎样生动地表现那些动物的动作的呢?

前面我提到过有一首“西山调”,其中就唱到“自从来了共产党,麻衣变布衣。”这也说明,旧社会西山人民穿的是麻布织的衣服,那么纺麻线,织麻布是过去西山人民不可缺少的一项农耕劳动的内容。麻布又是怎么织成的呢?现在好多人都没见过了,我过去见过,现在西山很少有了。

在去年九月份,只身跑到湖南省的桑植县,找咱们流居在那里的白族亲人的时候,还有幸在那里看到一位七十六岁的老人纺麻线,织麻布。我想,这种农事活动是不是在元朝时,就随从那支军队传出去而流传到现在呢?

西山纺麻线、织麻布用的是一种绿麻,这种麻杆长而细,不结籽,纤维特别的好(西山的白族话称之为“生博整”)。能长到两米多甚至三米来高,到秋天成熟后砍倒,晒干,又要在水里浸泡几天后才能剥下麻皮,剥下的麻皮又要到水边捶捶揉揉,揉搓成细柔柔的细丝,再抽成麻丝,纺成线,纺成的麻线还要用灶灰水或烧硷水浸泡数日,浸泡后漂洗成洁白的麻线就可以上机织麻布了,或是先织成麻布,然后再用碱水泡完了再漂洗。

舞蹈“格板私”表现的是主人正忙着抽麻丝、纺麻线的时候,地上到处放着麻丝,那淘气的小鸡偏要跳进麻丝堆里,它的双脚一下子被细麻丝缠住了,上前也挣不脱,退后也扒不开,反而越缠越紧。

过去,西山到处是原始森林,猴子多的是,这些灵长类的活宝也经常给人惹事生非。在窗外,它看到人们正忙着纺线织布,自己也不甘落后,也在人模人样地忙起来,一会儿双手在胸前轮番绞动,一会儿以手加额想看个究竟,——这就是“五刷气私”。

“唛上趴”模仿的是马在相互踢咬的动作。

牛马放在坡上,马儿总是不安分,吃饱了喝足了就要踢来咬去的戏耍,那后蹄总喜欢高高地扬起,不管踢没踢着,就甩着头,扬开鬃,散开四蹄逃之夭夭。舞蹈中,一边后退,一边往后猛踢两脚就是“唛上扒”。要是不会跳,不合拍,就在会膝盖上狠狠地挨上两脚,那才够呛呢!

雄鹰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着,突然一个猛子俯冲而下,那矫健的身影,那闪电般的速度让人羡慕不已,就把它编在“礼格戈”中,那雄鹰展翅般的翻身、跳跃,够潇洒的了!——这就是“王呆光”(老鹰展翅或老鹰扑小鸡)。

在西山,花多、蜜蜂也多,家家养蜂,户户有蜜,房前屋后房顶上,墙头上树洞里到处是蜂房蜂窝。不用操心不用管,一年可以掏取两次蜂蜜,可送礼,可卖钱,是一笔可观的收入。然而,最让人讨厌的是那不守规矩的獾熊(白族话称獾熊为:“喜老”),会经常乘人不在家时来偷吃蜂蜜,把蜂房弄坏,把蜂群赶跑。

人们也会经常看到那獾熊偷蜂蜜时的滑稽可笑的样子,你看它蹑手蹑脚地来到蜂房前紧闭着双眼,一下掀开了蜂房,“嗡!”的一声,蜜蜂炸了窝,一齐扑向獾熊,千万支用以自卫的毒针纷纷射向这个来犯者,獾熊皮厚胆大,它不怕蜇,可就担心眼睛被蜇瞎,瞎子獾熊就再也没法找蜂蜜吃了,所以它总是紧闭双眼,双手在眼前拼命地扑打,还是忘不了把双手伸向蜂房里的蜂蜜。

——学着獾熊伸手又缩手,双手眼前又扑又打,这就是“礼格戈”中的“喜老探富”。

在我们白族民歌中有“咬芝恩把古嫫孟”的句子(羊羔吃奶跪在母亲面前),说的是小羊羔吃奶尚且跪在母亲而前,是为了感谢父母亲对我们的养育之恩,为了表现我们也应该有孝敬父母之心,礼格戈中就编了单腿下跪,模仿羊羔吃奶的动作的“咬芝恩把”的舞。(白族话的“咬芝”是羊羔,“恩把”是吃奶)。

(三)生活劳动类:

1、上场敢

2、上语岛

3、按澡快

4、筛亦筛活

5、单门哄,耍门哄

这些又是说的什么意思呢?

白族话的“上场敢”就是相互穿插;“上语岛”就是背靠背;“按澡快”就是偏着头。

荞麦是西山的主要的粮食作物,在西山,收打荞麦有一样工具,头像月芽一样弯着,棒长四尺左右,就像高尔夫球拍一样,白族话叫“古更冷你”,打荞麦时,大家都都围成一大圈,边打边转,一边打就一边穿插,或一边打一边退后,退着退着就背靠边背地撞在一起了。——“上场敢”和“上语岛”就是这么编制出来的吧?

欢乐的劳动,劳动的游戏。

“按澡快”得意地偏着头。不论是劳动的收获还是心理的收获,都是幸福的,偏着头跳着,唱着,表现出得意的样子。那是收获的喜悦,是劳动的幸福,都在礼格戈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什么是“筛亦筛活”?

因为这些都是西山的白族语,让我给大家解说吧。前面不是讲到纺麻线、织麻布是西山白族山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不部份吗?这“筛亦筛活”也就与它有关系了。麻线抽好了,麻布织好了,还要灶灰水或烧硷水浸泡,浸泡几天之后就要拿到小河里、泉水里漂洗,漂洗得如同天上的白云一样洁白,你看,姑娘媳妇们一边在清亮的山泉水里用手搓,用脚揉,漂洗妈妈抽的麻线,搓着自己织的麻布和缝制的麻布衣;一边戏耍打闹,——这就是“筛亦筛活”。白族话的“亦”就是衣服,“活”就是线,“筛”就是洗或漂洗。不就是说的“洗衣浣纱”呀,别只知道西施浣纱,楚楚动人,“筛亦筛活”的山姑也一样俏姿美态。

习武强身之术,我们白族早就有之,也应该赞扬,“单门哄,耍门哄”就是用礼格戈表现那些舞枪弄棒的人。

——任何艺术都是源于生活,源于劳动,古朴粗犷的“礼格戈”就是原汁原味地将西山人民的生活、劳动编成自己的舞蹈。使之成为民族文化和世界文化的不可多得的瑰宝。

2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西山白族舞蹈介绍 责任编辑:asd59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白族语言研究   白语中的古.. 下一篇凤翔书院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大理网络 购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