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流连网络 购物导航 大理站群 凤翔书院 - 历史洱源 - 洱源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温泉之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凤翔书院
2016-11-03 16:21:41 来源: 作者: 【 】 浏览:21次 评论:0

杨 涛

凤羽古镇位于洱海源头,点苍山云弄峰北麓。早在汉代,凤羽已被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记载为叶榆县辖地;南诏时凤羽属邓川州,到南诏晚期设凤羽县;大理国时设凤羽郡,段氏家族将沘江流域盐地诺邓等经济重镇划归凤羽郡管辖,并把凤羽划入“内府”管理范围;元宪宗十一年(1274),设置凤羽县,与邓川州、浪穹县同属大理路军民总管府管辖,当时凤羽县统辖的地域包括凤羽、上江嘴、下江嘴、上五井、箭干场、顺荡井、师井、十二关等八大地域;明洪武十五年(1382)元制设置凤羽县,一年后撤销建制,把凤羽县辖地归并浪穹县,后设凤羽巡检司(尹土司)。

凤羽,距大理州州府90公里,在洱源县城西南18公里处,东横天马,与右所腊坪接壤;西耸凤岭,和炼铁毗连;,南接大理花甸坝,和漾濞县为界;北与大松甸、山关为邻。四面环山,景物宜人,前清进士赵辉璧所著《古香书屋》中有八景、十六峰之美。2000年4月凤羽镇被列为省级历史文化名镇,2010年12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授予第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荣誉称号。凤羽,历史悠久,古道飘香,是曾被我国明代大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称为“桃花源”的好地方,凤翔书院就藏于这“世外桃源”之中。

一、书院发展简介

中国书院是唐代以来形成的十分重要的文化教育组织。书院经历了唐五代的萌芽,宋代的崛起,元明的延续,清代的普及。

云南书院的建立则晚于内地,直到元代,《元史•选举志》方有关于书院的记载。云南有史可考的书院始建于明景泰年间(公元1450—1457年),大理府浪穹知县蔡宾集在县城北建立的龙华书院(今洱源县龙华寺)。②之后,弘治十二年(1499年)御史谢明宣在大理府城西南建苍山书院,从此,云南各府州的书院相继设立,到清末停办,共经历了四百五十多年,在云南教育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凤翔书院为浪穹七书院(凝川书院、龙华书院、桂亭书院、万奎书院、新建书院、观澜书院、凤翔书院)之一,据《浪穹县志略》记载:“凤翔书院,在城西南四十里凤羽乡,雍正四年(1726年)知县张坦捐设,道光二十二年,邑人赵辉璧加修,捐添膏火。”

二、凤翔书院

(一)社学时期

社学萌芽于唐末宋初,至元代得到官方认可与推广,是封建统治者推行地方教化的一种重要形式。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有感于长期的战乱所带来的士风日下,社会道德日衰的状况,特地下诏各地办学。他说:“治国以教化为先,教化以学校为本。京师虽有太学,而天下学校未兴。宜令郡县皆立学校,延师儒,授生徒,讲论圣道,使人日渐月化,以复先王之旧。”③自此,明代府、州、县开始普及学校,朱元璋还继续向下推进,下诏在城镇乡村广设社学,洪武八年(1375年),太祖谕旨中书省,“昔成周之事,家有塾,党有痒,故民无不习于学,是以教化行而风俗美。今京师及县皆有学,而乡社之民未睹教化,宜另有司更置社学,延师儒以教民间弟子,庶可导民善俗也。”力图将皇权的触角延伸到社会的最基层,以实现对全国的控制。④明朝在白族地区强力推行汉文化,各府、州、县邑兴建学校、推行科举是当时主要举措。⑤凤羽人张大观,明朝万历乙卯(1615年)科举人,任湖广宜彰县知县,说明当时儒学教育已经在凤羽地区发展起来。凤羽从唐代南诏、宋代大理国、元朝、到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前,据史料记载,曾设过凤羽(郡)县,当时县治所在地,就建有文武二庙,现在的凤翔小学大成殿,就是明时文庙所在地,社学推广之时,就在于此,民间十二至二十岁的农家弟子都要到社学读书,但因现目前无进一步材料考证,难以断定凤羽社学始于何时,只有老辈们一代一代往下传。

(二)、书院及私塾时期

社学之后,文庙继而成为凤翔书院的原址,凤翔书院的创立,给古老的茶马古道带来了勃勃生机,刻录着近现代凤羽的历史变迁,延续着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文化根脉,让凤羽古镇文墨相传。

凤翔书院时期,凤羽地区还到处林立着乡间私塾,私塾是民间私学教育的一个重要部分,主要承载着民间的启蒙教育,有时也会进行初级经学教育或应试教育。凤羽地区的私塾有一家一私塾,也有几家成立一私塾,有的设在远离村庄的寺庙里。巧合的是,凤翔书院出的“四进士”都曾在寺庙的私塾里就读过。张绰进士曾就读于帝释山观音寺、玄帝宫(星辰殿);赵辉璧进士曾就读于甸头的鹤林寺;施化理进士曾就读于端严寺;施寿椿进士曾就读于帝释山观音寺。这四个曾在寺庙就读的弟子,各有神话故事流传于乡里,而他们在寺庙里也各有珍贵的金石文字留传。私塾延请乡中先达学问渊深者为师,称为“宗师”。教学分启蒙与开讲,启蒙用于开始入学的,开讲用于读过几年的。教学原则是因材施教,课程按学生水平、学时长短,教授不同内容。对于初学者,一般先识字,识字千字左右后,教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而后学习四书、五经等,练毛笔字则是每日的例课,从教师扶手润字开始,然后描红,再写印本,进而临帖,所以凤羽老一辈,连穿羊皮褂的都写得一手好字。私塾里的学生年龄相差较大,七、八岁与二十余岁者常同桌不同书学习,曰读曰耕,这种耕读兼顾的人生理想,孕育了“野里能辨四声,渔樵多具风雅”的情结。宗师讲学,用纯白族语。私塾的宗师聘期有一年一聘的,也有连聘的,每年二月开学,腊月散学。民国二十年(1930年),由于当时各区的劝学所严格控制,私塾逐渐停办,新中国成立,私塾最终退出了教育舞台。

书院原本只接纳从私塾中教授出来的弟子,去应科举考试,设山长一人,教师若干。在书院学习无固定期限,来去自由,教学形式与私塾大同小异。在书院学习的学生,都是从私塾里读出的优秀子弟,很多都是举贡生员。学生每天在学校攻读《四书》、《五经》、八股文章外,还安排一定的时间习武,学生要练习耍刀、骑马、射箭等武艺,骑马、射箭到模所甸的甸道里,耍刀就在大成殿前的月台上,月台上挖有一个土坑作掩体,耍刀者体力难以支撑,便丢刀跳入土坑,以防伤害,现存于凤翔小学的铸铁大关刀,重60公斤,就是书院时期习武留下的器材之一。

(三)、 凤羽小学堂时期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变法,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大力主张建立新式学堂,设立京师大学堂。五月清廷下令各省府厅州县的所有书院,一律改为兼学中、西之学堂,省城大书院改为高等学堂,郡城书院改为中学堂,州县书院改为小学堂。维新运动失败后,慈禧太后又下令停罢学堂恢复书院。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救亡图存的热潮在全国更加高涨,新政之义再次兴起。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联合奏请《筹议变通政治人才为先折》,认为书院习之过深,要求改变。清廷采纳张、刘建议,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八月下诏改书院为学堂,全国各地的书院陆续改为学堂。云南则自光绪二十八年至宣统三年(1902-1911年)尊上谕改书院为学堂。

凤翔书院同全国一样,在1911年辛亥革命后,遵照学制改革,创立凤羽小学堂,以前奎星楼未毁之时,大门有横匾额(红底版黑字),上书“凤羽小学堂”五字。自此,书院走到了尽头。学堂制推行的时间较短,从民国六年(1917年)后就改革实行两级小学制,学校的全称是“凤羽两级小学校”。

(四)、凤翔书院的祭祀制度

中国古代学校祭祀圣贤、先师的礼仪活动由来已久,西周学校已有祭祀活动。《周礼•春官》载:“始入学,必释菜礼先师也。”汉唐学校均有祭祀先师孔子的定制。书院产生后,就逐步形成了祭祀制度,使之成为书院教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它既是一种道德教育、礼仪教育的手段,又是书院学术传统,严肃学风的重要标志。

凤翔书院现如今的大成殿就是当年的文庙遗址,以前文庙建设简陋,规模不像现在的大成殿这样宏伟。清代尊孔盛行,缙绅先达把修建文庙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孔教盛行时期,凤翔书院大殿正中石台上有孔子塑像一尊,凤羽地区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诞辰那天,书院师生、学生家长及乡间文人名士共同举行盛大祭典,以强化、推行尊师,私塾里也奉孔子牌位,举行小型的典礼仪式。这一习俗一直沿袭到解放前夕。

(五)、凤翔书院的资金来源

中国古代是农业社会,因此,书院经费主要表现形式为“学田”,以田租作为经费来源。学田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地方大绅、学者的支持,支持的形式之一就是捐赠田产,即私人捐赠,朱熹任知南康军时,为了捐助白鹿洞书院,就亲自捐钱买田产;第二是朝廷、官府正式赐予拨给学田,据《白鹿洞书院志》记载,从唐末到清初,官府拨学田给书院达30多次。

凤翔书院远离城市,建在山乡村野间。这里,没有都市霓虹灯的闪烁、没有车辆的川流不息,却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马帮,聆听清脆悠扬的驼铃声,闻着古道泥土的气息;这里,松林成荫,庙宇成群,幽静安详,亦能感受到从鸟吊山上飞流而下的白石江水流进人们心田,暖暖的、甜甜的;这里,脑海里不时闪现小商贩们买茶卖盐的吆喝声,便会明白昔日繁华的街巷集市其实正是凝聚着凤羽风土人情的脉络所在。独特的地理坏境,孕育了独有的资金来源方式,书院创建以来,资金来源除了上级补助外,还有一些地方“特色”收入,现将一一列举如下:

1、凤翔书院创建伊始,经费一部分由县补助,另外,书院的学子自备膏火,收入很微。

2、前清进士赵辉璧晚年辞官回乡后,于道光二十年在炼铁区(四区)雪梨树买了学田四十余亩,租借给当地村民,每年书院派专人去收取租金作为书院的经费。

3、前清进士施化理把三营区(二区)的学田租金捐入凤翔书院作为办学经费。

4、凤羽街四大寺(智光寺、玉皇阁、星辰殿、关圣宫)的寺庙公田收入除留下一部分作为僧尼日常开支的香火口粮外,其余全部并入书院作为办学经费。

5、凤羽街公铺租金也完全纳入书院经费。

6、升斗捐及秤捐。学校把升斗及公秤承包给村中困难户,收入对半开,一半归承包人误工手续费,一半交学校作为办学经费。

7、串头捐。是专门向屠宰猪羊经营户收取的一项地方捐,不论正街、空街,学校的堂役(校工)直接到街面上收取,一月一结,作为学校的办学经费。

8、地摊捐。学校购置了一些木凳木板,排成摊位,大街天专供商贩摆放货物之需,承包给街坊农户,定额交款,归入学校经费。

9、礁、磨、碾、榨捐。公义会议定每年每座礁房交大米一升,每磐水磨交小麦一升,每磐碾坊交大米二升,每座榨油坊交香油二斤,每年年终一次交清,有物交物,无物按市场价折交为钱。

三、凤翔书院走出的著名士子

凤翔书院自创办以来,为地方培育了大量人才,其中包括张绰、施化理、赵辉璧、施寿春四位进士和张灿斗等十一位举人。⑥凤翔书院也因此声名大振,成为当时滇西地区的著名书院之一。现将四进士与部分举人简介如下:

(一)进士

张绰:凤羽街官路充人,字裕如,雍正己酉(1729年)科举人,雍正庚戌(1730年)进士。初任四川彭山县知县,继任湖南安乡、通道等县知县,性情淳朴,自幼俭约,淡泊名利,为官清廉,兴修水利,造福于民,深受百姓爱戴。《云南通志稿》载为廉吏。

施化理:字云溪,嘉庆癸酉(1813年)科举人,道光壬午(1822年)恩科戴兰芬榜进士。官福建崇安县知县。

赵辉璧:字子谷,嘉庆丙子(1816年)科举人,道光丙戌(1826年)朱昌颐榜进士。历任安徽全椒县、蒙城县、山西省临县知县。其在任时,淡于名利,治理有方。五十岁辞官回乡,购置了田地为凤翔书院捐资捐田,授徒讲学,留下许多优秀古典诗文,著有《古香书屋》,曾任凤翔书院山长。

施寿椿:凤羽街中和充人,道光乙酉(1825年)科副榜,道光辛卯(1831年)科举人,道光癸巳(1833年)补行壬辰(1832年)正科汪鸣相榜进士。在去陕西知县任职中,暴病身亡。

(二)举人

张灿斗:凤羽街官路充人,张绰之重孙,字竹轩,嘉庆戊辰(1808年)科副榜,嘉庆庚午(1810)科举人,为中进士,留京城十三年。期间,在京城任过国史馆教习。张灿斗墓志载:年四十九,墓碑联有“教化传京师名高国士,文章选史官望重乡贤”。

施彦品:凤羽街中和充人,字美超,谦虚谨慎,淡泊名利,性格沉稳、专注。嘉庆戊辰(1808)恩科举人,施寿椿之父。

张立诚:道光甲午(1834)科举人。

施汝霖:光绪乙亥(1875)子恩科副榜,光绪己卯(1879)科带补丁卯科举人。

李森林:光绪己卯(1879年)科带补丁卯科举人。

赵一鹤:赵辉璧之孙,光绪乙酉(1885年)科举人,由工部员外郎中式,任贵州开泰县知县、定番州知州,为官清正。

金一洪:甸头旧邑村人,字笔山,嘉庆丁卯(1807年)科举人,为河西县儒学教谕升顺宁府儒学教授。天性冲和虚怀,善诲,顺宁人士很尊重他。钻研古籍,学识渊博,凡所作品都不愿留稿,晚年教学于鹤林寺,凤羽举贡生员多出其门下。

马金墀:榜名秉乾,字直坡,光绪己卯(1879年)科带补丁卯科举人。曾任蒙自县教谕,主讲当地书院兼考试校阅院士,1922年经云南督军唐继尧聘为云南省整理金融委员会委员、云南通志馆顾问。曾捐给母校凤翔书院《万有文库》一套。⑦

李师程:字雪门,光绪庚子(1900年)辛丑(1901年)恩正科举人。

赵合璧:赵辉璧之弟,武举。杜文秀起义之初,赵合璧时任凤羽地方武装团总,他召集青壮年300余人,在白米筑碉堡防御,在鹤林山东西各处布防。杜文秀起义军来到凤羽后,与赵合壁地方武装展开激战,赵因寡不敌众,终被擒获,起义军威逼利诱劝降,赵威武不屈,大义凛然,最终被杀害。

赵嘉壁:武举。与赵合璧堂弟兄,中武举后上京城准备考武进士,寓居京师旅社,见壁上悬有大弓,随手扯弓把箭射入紫禁城,因冒犯获大罪自缢于京城,嘉壁人才武略,死于不幸,赵子谷为其痛哭流涕。

张造:甸头上寺人,清乾隆戊子(1768)科举人,任镇雄州学正。

本文对千年古镇凤翔书院的创建发展、祭祀制度、资金来源以及凤翔书院出的进士、举人进行粗略介绍,目的在于通过对家乡书院教育的整理分析,解读古镇书院的发展变化,以史为鉴,发展传承地方的历史文化。走进书院旧址,凤羽古代学子们坐在教室“之乎者也”的琅琅书声不绝于耳,让人遐想,催人奋进……古镇书院的面貌自然浮现我们眼前。凤翔书院作为凤羽教育史上一个重要阶段,不仅使文化在传承上不曾间断过,而且做到了各个时期教育不因战争动乱而荒废,完成了旧式教育模式向新式教育模式的转轨,间接地保证了教育的延续。此外,书院的存在和发展有其特定的历史意义,她是属于凤羽古镇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凤羽古镇民族生活的一部分,书院在传承文明的同时,也教授一些生活的基本技能,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解读书院教育也可丰富人们对古代社会生活状态的了解,激励人们为民族复兴而奋斗。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忆当年,凤翔书院保持着旺盛的生机活力、辉煌历史,培养出“四进士,十一举人”;看今朝,凤翔书院顺利地实现了从传统学校向现代学校的转变,薪火相继,文明传承。

由于自己知识所限,阅历浅、见识短,以上只是个人之见,一家之辞,错漏之处敬请各位读者、专业人士批评指正,不胜感激。

注释:

①李东红《乡人说事:凤羽白族村的人类学研究》第239页。

②何俊伟《云南古代书院藏书的历史与特色》:明代白族地区出现了最早建立的书院:明景泰年间,由浪穹知县蔡宾杰捐建的龙华书院,也是云南境内最早建立的书院。(载《大理学院学报》2007年09期)李天凤《明清云南书院研究始末》:云南有史可考的第一所书院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明弘治元年(1488年)腾冲县的秀峰书院,另一说是建于明朝弘治十一年(1498年),大理府浪穹知县蔡肖杰在县城北(今洱源县)建立的龙华书院。沈海梅《明清云南改土归流的文化条件》:弘治十一年浪穹知县蔡肖杰在县城北建立云南最早的书院龙华书院。(载《思想在线》1997年第5期)《浪穹县志略》记载:龙华书院,在县治北,明景泰年间知县蔡宾杰集建久废。

③《明史》卷六十九《选举志一》。

④王日根《明清民间办学勃兴的社会经济背景探析》载《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8年第2期。

⑤李东红《乡人说事:凤羽白族村的人类学研究》第70页。

⑥民间有从凤翔书院考出去“四进士、十一举人”之说,查阅相关历史记载,举人不止十一位,但具体详情有待进一步考证。

⑦李辅卿:《凤翔小学历史初稿》中写道:(凤翔书院)图书室内《万有文库》,又是前清举人马植坡购捐。

参考文献:

1、 朱汉民:《中国书院文化简史》,中华书局,2010年出版。

2、 清•罗瀛美修,周沆纂《浪穹县志略》,清光绪二十八年修,民国元年重刊本,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印行。

3、 李东红《乡人说事:凤羽白族村的人类学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年出版。

4、 赵寅松《茶马古道上的世外桃源——凤羽》,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年出版。

5、 杨茂全《凤羽志初稿》,1981年12月毛笔手稿。

2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凤翔书院 责任编辑:asd59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西山白族舞蹈介绍 下一篇 漫话邓川老城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洱源县 洱源网 地热国

欢迎访问:流连网络 流连中国 往返网 秀色购物 滇西购物 南诏一条街 流连导航 流连官网 大理同城 洱海网 大理网络 购物导航